就只是個廚

永不更新翻譯

[ MHA/轰出 ]英雄的舞台剧

我笑到無法維持自我(艸

這篇太讚太有梗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合子_TodoizuPrPr:

 

心操人使一走进教室便发现有一多半的同学都不大对劲。

他们趴在桌子上,远看就像一大片晒干了的咸鱼。

        

“没事吗?”

 

无人回应。

 

“……呃,记得你们昨天去看A班的舞台剧了,怎么样?”

 

咸鱼们复活了。

       

“你一定要去看,可好看了,真的!”友人拉着他的手真诚地说道。

 

“不去你就是雄英之耻!”

 

 

虽然没搞清楚不去看舞台剧跟雄英之耻有什么必然联系,心操还是去了。

现在正值雄英文化祭,与体育祭不同,是先由每年级中的班级代表进行演出,再在三天后进行全校的文化祭。

一年级代表自然落在了1-A的头上。

嫌第一天观众太多的心操本就选在了第二天,但同班同学的反应让他禁不住有些好奇和小期待了,他甚至在进场前买了包爆米花。

 

观众席已经几乎坐满了,心操看了眼节目单。

 

1-A:《会开车的绿谷瑞拉和遗失的水晶爆豪》

 

心操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台上拉开了血红的幕布。

 

叶隐欢快的声音在广播中响起:【很久很久以前,在某个城镇上,有一位公爵的女儿,她不仅聪明漂亮而且心地善良。还有一位非常疼爱她的母亲,但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病逝了。】

   

穿着青色长裙接长了头发的绿谷出久跪在床前,脸埋在被子里。

饭田天哉躺在雪白的床铺中,费力地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头,脸上露出了痛苦又难以割舍的表情。接着饭田含泪坐起身,挣扎着,像是要反抗命运的不公,又像是舍不得离开、要抱住床边的女儿,最终无力地躺下。

绿谷握不住他的手,眼睁睁看着它滑落下去。

 

“母亲……!”

 

后面场景中的一棵树(丽日扮演)猛烈地颤抖起来。

 

【母亲死后,她每天都到她母亲的坟前去哭泣。冬天来了,大雪为她母亲的坟盖上了白色的毛毯。春风吹来,太阳又卸去了坟上的银装素裹。冬去春来,人过境迁,爸爸又娶了另外一个妻子。】

【新妻子带着她以前生的两个女儿一起来安家了。她们外表很美·丽,但是内心却非常丑陋邪恶。】

 

相泽消太穿着黄色长裙瘫在沙发上,没刮胡子也没扎头发。刚刚“死去”的饭田天哉穿着粉红裙装气势汹汹的立在一边狂甩眼镜,可怜那薄薄的丝绸在他胸肌的挤压下几乎要崩开所有的扣子。障子目藏提了一下同款的橘色长裙,沉默不语。

绿谷出久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刚才还觉得有些别扭的女装在对比之下顿时显得清丽可人。

【她们到来之时,也就是这个可怜的姑娘身受苦难之始。狠毒的继母一来到这个家,就对可怜的绿谷瑞拉说——】

 

 

恶毒的姐姐·饭田天哉连忙冲上来摆出恶人脸。

 

“只要能撸猫怎么样都好。”

恶毒的继母·相泽消太摸着膝上的橘猫,睁着一双无神的眼睛说,然后抱起猫狠狠吸了一口。

 

 

 

【恶毒的继母和姐姐脱去她漂亮的衣裳,给她换上灰色的旧外套,她被迫去干艰苦的活儿。每天天不亮就起来担水、生火、做饭、洗衣,连睡觉的床铺也没有,不得不睡在炉灶旁边的灰烬里】

 

“要吃吗?”

“啊,谢谢。”

 

穿着灰裙子的绿谷坐在窗下咬着小饼干,障子安静地擦着地,相泽沉迷撸猫。

饭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尖声喊道:“偷懒的,绿谷瑞拉!你死去哪儿啦!地擦了,衣服洗了,米淘了吗?”他高高仰着头,假发上的蝴蝶结一晃一晃,推眼镜的手还伸着小拇指。

 

树(丽日扮演)再次猛烈地颤抖起来

 

障子默默去淘米,绿谷咬起第三块小饼干,相泽继续撸猫

 

 

【国王为了给王子选择未婚妻,举办了盛大的宴会,邀请了全国的漂亮姑娘来参加。绿谷瑞拉的继母和两个姐姐也被邀请去参加。只留下她孤伶伶地一个人悲伤地坐在榛树下哭泣】

跪在饭田の墓前的绿谷迟疑了一下,瞄向观众席。

蹿到观众席第一排的瀨呂和上鸣迅速举起了手里的题词板。

 

“榛树啊!请你帮帮我……”

 

【听到她真切的恳求,一位美丽的仙女出现了】

 

背着精灵翅膀的肌肉·仙女欧尔迈特大笑着出现在了舞台上。

 

【仙女将南瓜变成了马车,四只小老鼠变成了一只尾白】

 

出现在烟雾后,被拴在马车上的尾白猿夫露出了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少年啊,向着王子的心出发吧!Plus Ultra!!!”

肌肉·仙女欧尔迈特大笑着消失了。

蛙吹一舌头卷起绿谷,车上藏着的姑娘们迅速扒掉了他灰扑扑的衣服。

 

 

【王子·轰焦冻从六百平米的床上醒来,踩在床边铺着的八百公斤金币上,看了一眼走廊上准备服侍他的两百多个女仆,可是富有和权力并没有让他很开心,走开,你们这些该死的钱,我什么时候才能得到一份真挚的爱情呢?王子深深叹了口气,踏入宴会厅】

 

轰穿着王子装上场,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王座上的充气安德瓦。

坐在皇后位上的峰田实同样冷漠地看着宴会大厅,仿佛看透了一个无情的世界。

 

【宴会上都是全国一等一漂亮的姑娘,但王子对她们毫无兴趣】

 

砂藤和口田为了不踩到裙摆小心地走过,常暗靠墙而立背对着人群,黑色天鹅绒长裙似乎要渗进墙角的暗影里。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喧闹声,吸引了王子的注意】

 

穿着帅气侍卫服的耳郎和八百万退到门边,绿谷进门一个踉跄摔在了地上,使用个性接长的头发仍然是谁都没能拯救的乱蓬蓬,被草草扎成两束的低发辫摔在脸旁。看着像只炸了毛的垂耳兔。

 

看得心里小鹿乱撞的毛绒绒(绿谷)控轰焦冻立刻走上前去。

 

绿谷慌张地瞄向观众席。

蹲在观众席第一排的瀨呂和上鸣摇晃着手里的题词板。

 

“别以为有两个钱我就会看上你,放弃吧,就算跳一整晚舞,你也休想征服我。”

绿谷看着题词板一字一顿,念得毫无感情,像一潭死水。

 

【王子惊呆了,这世上竟然还有不为他的美貌、权势与财富动容的姑娘,真是好特别、好不做作,他必须要知道她的名字,于是王子向绿谷瑞拉问道——】

 

“你喜欢西式婚礼还是日式婚礼?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他们旋进舞池,轰搭着他的腰问道。

 

“或者我们两个都办,两个都生,我听你的,你觉得呢?”

 

 

 

【不巧的是,午夜十二点的钟声一响,绿谷瑞拉不得不离开了,她飞奔下楼梯登上马车,驾着尾白飞速离去】

 

【王子伤心极了,他不肯放弃,一路追下楼】

 

瀨呂、切岛和上鸣迅速抬着五花大绑的什么扔在了楼梯上。

 

【王子发现了绿谷瑞拉遗落的线索,他开心极了,对侍卫说:你们快看,这是她不小心落下的一只爆豪!只要挨家挨户去查,这只爆豪最想炸的姑娘肯定就是!】

 

 

 

【王子最终找到了他心爱的绿谷瑞拉,他激动极了,忍不住在被炸飞一半的阁楼中当场跪下来深情地对她说————】

 

“结束后我们去旅馆吧,双人房。”

“……轰君,台词好像不是这个。”

 

 

【但是考验还没有结束,老国王是个极其古板的人,渴望着最强孙子的老国王要求绿谷瑞拉证明自己有强大的力量和深爱王子的心】

 

“准备好了吗?”

“嗯,”绿谷又瞄了一眼观众席,“只要是跟你一起,我就感觉自己无所不能。”

 

他们深情地互看了一眼,然后绿谷踩下经过改装的南瓜车的油门,冲向了王座上的充气安德瓦。

 

 

“最后一个场景,我们想要表现的是勇于追求自由、冲破传统家庭桎梏的新时代感情观!在设计的过程中,我们……在排练的过程中……我们……”

 

看了眼一人包揽记者采访,慷慨激昂的饭田天哉。

心操人使艰难地站起身,摇摇晃晃地走了出去。

 

 

十一

 

门口蹲守的一个记者凑巧发现了他,便将话筒也递过来。

 

“世界上没有纯洁的友谊。”

 

他眼神沧桑地说。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

 

 

END



下次就更时间……不能再摸鱼了OTZ


评论(4)
热度(2177)

© 就只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