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是個廚

永不更新翻譯

【MHA】咫尺之間 02

久幸:

*原作向ABO設定


*人性寫實描寫有、校園霸凌有,不能接受的同學鄉親請右上點擊叉叉離開謝謝


*前期爆豪是個渣,不能接受的人拜託別打我


目前進度:


1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02.


廢久的檢查結果是Omega,可以說是毫不意外。


那傢伙從以前就總是落於人後,什麼都做不好,連個性都沒有的十足十廢物一個。


爆豪翹著腳在課堂中光明正大的開小差,眼光時不時落在右後方那張空了三天的桌上。


視線彷彿要在桌上戳出一個洞來,又好像這樣盯著盯著就會有什麼東西順應期待而蹦出來一樣。


教師對於他的囂張視而不見,反正只要學生夠優秀,不影響他的教師生涯,隨學生愛怎麼鬧就怎麼鬧去。粉筆在黑板上刻劃一段段令人看了就想崩潰的數學公式,下課鈴響過後,又換成榨乾腦力的英文單字。


就算地球停止自轉、天邊下起紅雨,自己也絕不可能會想念廢久,單純只是課堂無聊到讓他開始猜測那個白癡缺席三天的理由罷了。


爆豪勝己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就這樣,比平常還要無聊到令人焦躁的課程又多持續了兩天,直到第六天綠谷拉開覆上一層薄灰的椅子才恢復正常。


回來上課的綠谷面對同學的奚落與排擠沒多說什麼,僅是露出稍嫌扭曲的表情繼續抄寫各種筆記。有課堂的、也有英雄相關的,就像什麼都沒有改變一樣持續著屬於他的日常。


就是這樣的態度才讓人火大。


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樣的綠谷,只讓爆豪累積多日的焦躁更加膨脹。腦裡只想著破壞,至於要破壞的目標究竟是什麼他自己都說不上來。


於是班上的惡作劇又更上一層樓了,當然是在自己的默許之下。


爆豪很清楚,班裡的同學大部分都是自己的模仿犯,畢竟是自己先帶頭以無個性的名義天天嘲笑廢久的。然而剩下的部分就是那些同學自發性的排斥了,只因為廢久身為Omega的新設定被廣為人知了。


某種意義上綠谷算是成了學校裡的名人。


知道學校裡有個Omega的家長們就怕自家小孩血氣方剛給自己惹麻煩,競相告誡孩子們離會走路的發情體能有多遠就多遠;更有甚者跑到學校提出轉班的訴求,誓言不讓Omega轉班就要讓自己的孩子轉校。


這些爆豪都看在眼裡,社會上的性別歧視有多冷漠他算是體會到皮毛了。


切,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那種會教育小孩要離Omega遠一點免得被蠱惑的父母,這世界真是蠢透了。


只要按時服用抑制劑不就什麼問題都沒有了嗎?


這樣想的爆豪明明幾天前也對著綠谷說出 "真噁心" 這句話。


那時綠谷的表情,爆豪現在每想起一次就硬到可以撸一發。


其實性別之於爆豪根本無所謂,他會用Omega來嘲笑廢久,單純只是享受那種讓對方露出痛苦表情的嗜虐感。因為他現在亟欲藉著這種感覺壓下心裡騷動不止的某種感情......或者確切來說,是慾望。


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惡質遊戲,從綠谷請假的隔天起,桌上關於性別歧視的惡言惡語就沒少過。就算擦掉了,只要綠谷一離開座位,哪怕只是上個廁所,回來後桌上必定會添上新的傷人字句。


"生產的工具"


"終年發情"


"上一次多少錢?"


"需要保險套嗎 (笑)"


"這個班級不需要Omega"


"滾出去"


"噁心"


就連現在也是,只是把老師指定的教具搬回教師辦公室而已,回來以後桌上依然是"精彩"得很。


國中生幼稚起來比幼稚園裡的小朋友還要無知,比懂分寸的大人還要暴力。壓力山大的考生們只當找到了發洩壓力的出口,豪不顧忌被害者的感受。


爆豪冷眼瞧著一個人默默用濕抹布擦去粉筆灰的綠谷,沒有預想中的眼淚,讓預測失誤的他感到不爽。


空氣中有股氣味撫過心頭,若有似無,說不出是什麼味......思緒因此被牽著走了,實在煩躁到受不了。


他下意識地朝氣味的源頭移動。


在那之後,說了什麼、做了什麼他都沒有印象。回過神時,爆豪才發現綠谷一直很珍惜的英雄筆記已經被自己爆破了封面、並且順手往窗外扔了出去,而直到剛剛都沒哭的綠谷卻在這時氣到眼眶泛淚的抗議自己的暴行。


"就算是無個性的Omega也是可以成為英雄的。


 我會成為英雄,並且超越小勝!"


綠谷其他的抱怨都被無視了,唯獨這句話聽進了爆豪的耳裡。本著老虎不發威就被當病貓的心態,爆豪將渾身的不爽以拳頭發洩在綠谷身上。


超越老子?憑什麼?


明明從小到大都涎著那張蠢臉跟在身後,什麼時候膽子肥到敢跟老子這樣大小聲了?


先別說個性了,就憑那副身體也敢妄想?


身為Omega就乖乖窩在家裡當生產機器吧你個廢久----這麼不知天高地厚,被欺負你也是活該啊垃圾!


揍得差不多了,爆豪拎起書包便往外走,跟班自然是跟著踏上歸途,一如往常沿路嘲笑綠谷的無能。


平常總把跟班的廢話當BGM的爆豪,今天卻覺得那些話分外刺耳。


明明你們也沒優秀到哪去,不就比一無所有的廢久多了不上不下的個性而已。


Beta也沒比Omega好到那裡去吧?性別不是Alpha的話全都是廢物不是嗎?


發情?廢久那傢伙嗎?


下次...?


這麼說,廢久請那幾天假是因為......?


腳步猛然停下。


想起了方才聞到氣味而失常的自己;想起那股氣味究竟是什麼。


毫不猶豫丟下兩個跟班大步往回走,爆豪將我行我素這四個字演繹到了極致。


一步、兩步,校門近在眼前。


蘋果的香甜與青蘋果的微酸以完美比例中和在一起,像條看不見的蛇在牽引著他,而蛇頭咬著的似乎就是創世紀時那顆讓伊甸園大門恆久關上的智慧果。


快速行進中的爆豪莫名想起亞當這個名字。


氣味越來越濃,Alpha的直覺告訴他目標不遠了。


看到垂著頭默默走路的綠谷,那瞬間爆豪又想到了什麼。


智慧果----又名禁果。


"......廢久。"


低聲喚出誘人的禁果之名,會這麼叫他的只有自己,也只能是自己。意識到這點的爆豪隨即感到了身體的變異。


身上的血液加速流動,豔陽的餘暉又不斷加熱著身體,有生以來他第一次產生了想把眼前的人撲倒在地並狠狠侵犯的慾望。


想將那具身體染上自己的氣味。


想讓那具身體懷上自己的種。


想把那具身體囚禁在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


----這個Omega,是他的。


伸出右手壓下那顆毛茸茸的頭,爆豪露出惡作劇得逞一般的笑容。


呵,終於找到答案了。


有關於氣味的意義、以及自己躁動了這麼多天的原因。


他想破壞綠谷出久的一切,讓這個人只能雌伏於自己身下,永遠。


"你是我一個人的,廢久。"


----然而幾年後的六月盛夏,爆豪只想回到過去揍醒當時的自己。

评论
热度(817)

© 就只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