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是個廚

永不更新翻譯

【MHA】 咫尺之間 01

久幸:

*原作向ABO設定


*人性寫實描寫有、校園霸凌有,不能接受的同學鄉親請右上點擊叉叉離開謝謝


*前期爆豪是個渣,不能接受的人拜託別打我




目前進度: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01.


綠谷出久不會忘記,在14歲那年炙夏、學校統一做的身體檢查報告出爐的下午,爆豪勝己對自己露出了怎樣的表情。


那時他剛抱著報告書與注意事項低頭走出校舍,還來不及沮喪,手中的事物便被路過的爆豪跟班搶了去。


一直以來羨慕著的背影聽到跟班的訕笑後,只是停頓了一下,回過頭的臉上明明逆著光,卻露出比豔陽更刺目的笑容----究極不屑的那種。


如果說四歲時爆豪對於自己是無個性這件事表露出來的是嗤笑,那麼這種態度經過十年的沉積,對於他身為Omega的新認知就轉化為輕賤了。


"什麼啊,你這廢物果然是Omega嗎?還真是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啊!"


與平日既囂張又帶有恐嚇意味的笑容不同,爆豪蔑視的目光第一次讓綠谷想逃離他身邊,"別靠近我,只會發情的Omega。"


"真噁心。" 三人分的嘲諷比合唱團還要有默契。


隔天,綠谷十分難得的請了假,原因據說是身體不適。


但只有綠谷一個人知道,他是在昨天被爆豪身上的信息素所影響了。


鼻尖殘留著強烈的檸檬酸隱含著一絲肉桂的甘與辣,跟爆豪與生俱來的傲人個性不謀而合。


頭很暈,渾身痠軟動彈不得。其他還有很多人生從未體會過的感覺......尤其是股間不斷滲出黏膩的謎樣液體,讓綠谷羞恥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總覺得身體變得不像是自己的,彷彿置身在蒸騰的熱氣之中,就連一呼一吸之間都帶著情慾的味道。


綠谷引子在房門外徘徊不安,然而身為Beta的母親完全無法體會青春期的Omega在經歷發情期時身心上的變化有多大,脫線得除了滿腔的擔心以外什麼都沒有準備。還是綠谷拼命忍到第二天,發現狀況完全沒有改善,強撐著閱讀完學校派發的注意事項後,請她去藥局買抑制劑才撐過這次的危機。


看著母親為了體質再度對自己露出充滿罪惡感的神情,綠谷除了感到有些麻木以外,暗自慶幸還好自己的母親是Beta,不至於在他發情時聞到味道,不然那會尷尬到讓他真的去學校頂樓往下狗爬式一跳。


吞下抑制劑,又再休養幾天後,等綠谷確定身上散發出去的信息素不會影響他人而重返學校,他一向引以為豪的全勤紀錄已缺失了整整五天。


想著該不會接下來的發情期每次都會這麼嚴重吧,綠谷很無奈的吞下當日分量的抑制劑。此舉被同學目擊、又被戲說簡直就像生理期需要時時更換衛生棉的女生一樣,聽到這裡就算是綠谷也不禁有些氣憤。


----又不是我想這樣的!可以選擇的話,誰想當男性的Omega啊......!


身為無個性在這世界已經夠悲哀了,偏偏自己還是個Omega......會被小勝輕視也是當然的吧。


綠谷看著手中 "為了將來的英雄分析NO.13",不禁對即使如此還是想成為英雄的自己覺得悲哀。


沒辦法......想成為就是想成為啊!能輕易就放棄這份夢想的話,他也不會掙扎到現在了。


隨後他拍拍臉頰,強制讓自己打起精神。


誰說沒有個性又是Omega的人就不能成為英雄?沒有先例,就讓自己成為那個先例不就好了嗎!一直以來都是靠這種想法走過來的,現在不過是在無個性的前提下再附加一個Omega屬性而已。


沒問題的!連我都對自己沒信心的話,又有誰肯認同我呢?


別在意周圍說的話,抬頭挺胸地向前邁進就對了!


對自己的信心喊話進行到一半,手中筆記倏地被抽走。這次主動抽走筆記本的是爆豪。


而爆豪翻也沒翻,就對筆記本施加了個性。封面焦黑的筆記本朝窗外加速前進,劃出一條漂亮的弧度後落入樓下的池塘。


"廢久,都已經這樣了還不打算認清現實嗎?"


爆豪皮笑肉不笑的接著說,"無個性又是個Omega的你,還能幹些什麼?"


"......"


在拖著蹣跚的腳步從池塘取走泡水的筆記前,又被小勝給胖揍一頓。就算早已習慣對方的態度,但不代表綠谷沒有脾氣----雖然下場一樣是被當免錢沙包對待,而且出力只會更大。


而讓爆豪暴走的是綠谷倔強又委屈的這句話:"就算是無個性的Omega也是可以成為英雄的......我會成為英雄,並且超越小勝!"


"就算是這樣的我...也想成為英雄。沒錯,我會成為英雄的......"


就像在說服自己一樣,喃喃自語的綠谷,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那聲音的主人剛剛才跟著他的竹馬一起狠狠奚落了自己一頓。


"喂,勝己,你也太好了吧----都有那麼好的個性了居然還是個Alpha啊!根本人生勝利組嘛!"


"相較之下那個綠谷真的很衰耶,又是無個性又是Omega,他這輩子別想翻身啦!你們根本就是兩個極端吧哈哈!" 


"記得男性Omega好像是最稀有的性別?也就是說綠谷在這方面終於勝過勝己了嘛!"


"被這樣說誰都不會高興的啦----話說,又是無個性又是Omega的,簡直就像在對大家說'儘管來侵犯我吧'這樣的感覺?真期待看到綠谷下次發情期的樣子啊!"


"唔哇!你這傢伙,原來對男性Omega也會有興趣嗎?可別犯罪喔?"


"笨----蛋!那可是Omega耶?大人們都說Omega就是為了交配而存在的性慾的化身啊!你不想試試看嗎?"


"喂喂,你認真的?我要報警了喔www"


"開玩笑的啦開玩笑!就算是Omega但對方可是那個綠谷喔?誰硬得起來啊!我當然是等著看笑話的心態啊!不過說真的,現實都這樣了那傢伙還像個小鬼一樣成天做著英雄夢,真的很好笑耶!"


"......才不是什麼笑得出來的事情吧!"


"什麼?勝己你剛剛有說話嗎?"


"什麼都沒有。話說你們兩個很吵啊!閉嘴走好你們的路啦垃圾。"


"呃、好...勝己你怎麼了?今天心情好像很差耶?是因為綠谷回來了嗎?"


"......小勝果然是Alpha啊。真好呢。" 躲在爆豪那群人的視線死角,話題中心的綠谷恍然意識到,比起成為英雄這件事,那兩個跟班說的是更加殘酷的現實。


身為一個Omega,在社會上已經是先天弱勢的一方,更別說他還是個沒有任何反抗手段的無個性。出事的話最好還得祈禱來幫忙的英雄或警察不是Alpha,不然...在那之後的可能性讓綠谷起了惡寒。


身邊沒有半個朋友,獨自陷入消沉的綠谷頓時有種自己被全世界拋棄了的感覺。


他羨慕小勝擁有得天獨厚的個性、羨慕小勝的強韌與自信、羨慕小勝身邊朋友成群、羨慕小勝擁有的他所沒有的一切。


小時候的他憧憬著那道彷彿什麼夢想都可以達成的背影,僅次於歐爾麥特的爽朗笑容。然而隨著年齡增加,那道背影只是讓他的自卑徒然瘋漲而已。


"廢久。"


綠谷一愣,全世界會用這把聲音叫他的,只會是......他顫顫地抬頭確認是不是自己幻聽。


不過對方沒有讓他如願,一個箭步上來將他的頭用力壓低。綠谷的頸項因此暴露出立領制服之外,敏感的肌膚感覺到有溫熱的氣息噴灑在上面。


"哼,果然是不折不扣的Omega,從剛剛開始就聞到了......竟敢到處散發這種不要臉的氣味......"


聽了這話,綠谷抖得更兇了,發達的淚腺也不爭氣的讓眼眶濕潤起來。不過爆豪下一句話讓他的大腦機能短路、徹底思考不能。


"決定了。為了不讓你不知廉恥的將屁股朝向別人,就讓你當我個人專屬的Omega吧!"


爆豪揪起墨綠色的瀏海,讓綠谷對上自己充滿佔有慾的眼睛,豪不避諱。


"你是我一個人的,廢久。"

评论
热度(1079)

© 就只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