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是個廚

灣家人
是個主角總受派
利艾/ALL艾愛好者
最近的興趣是勝出轟出
愛好三人行
少雷cp,不是不吃就是吃不下
喜好很隨意
今天不吃的CP可能隔天就吃
極度討厭被強制安利
除此之外覺得自己算好相處
練習漢化ING
想翻才翻的自我性格

人都有各自的喜好
我不干涉你你不干涉我
今日吃我逆CP我也沒差
只要不要在我地盤特地踩我雷就好

【胜出】厌O症与你(04,ABO)

我就愛吃蘿蔔(等等這跟文章無關

赤渊:

ABO设定,小胜有严重的厌O症,卡A久O。


久其实是他唯一不会厌O的Omega。


昨天半夜就写完了,但是一直说有敏感词发不出去,今天在单位开着网页默默排查了半天终于能发了……是比较长的一章=3=


逗比搞笑文,比较轻松,连载


===============


《厌O症与你》


CP胜出


BY赤渊




*


 


“你看看,有没有问题?”上鸣电气插着裤子口袋,笑眯眯地看着他。


绿谷出久接过终端手环,开启以后调试了一番。他们还是在第二教学楼的天台上,正好是约定的两天后的中午十二点。绿谷出久用手指在投影屏上切换界面,触控恢复正常了,打字也流畅没有阻碍,他把手环戴回手上,感激地倒了一声谢。


绿谷出久按照约定好的价格,把钱付给了上鸣电气,对方也没有数,直接塞进了口袋。


“太感谢了。”绿谷出久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谢意,上鸣电气的维修水平相当不错,而他有幸作为Lord的朋友,只用了官方四分之一的价格,就让触控功能恢复了正常。上鸣电气闻言,对他咧嘴笑笑,摆了摆手。


“没事啦。”他说,“修起来很快的。”


“以后还有问题的话,也可以找我啊。”上鸣电气眨了眨眼睛,“你身边的同学要是需要终端维修,也可以介绍生意给我,女生打八折哦,特别漂亮的免费。”


绿谷出久点头如捣蒜:“没问题没问题。”


“这是我的虚拟ID,你加我一下好友吧。”上鸣电气取出自己的手环,两人互相交换了ID,在校内网加上了好友,绿谷出久看了看列表,上鸣电气的虚拟ID叫做Thunder,绿谷出久看着他的头像,有些愣神。


“那我先走啦。”上鸣电气加完好友,准备离开天台。


“啊,那……那个,等一下。”他叫住了他。


“还有什么事吗?”金发男生回头。


“其实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绿谷出久有些窘迫地抓了抓头发,“我就是想问一下……”


“嗯?”上鸣电气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其实我和Lord只是在网上认识而已,现实并没有见过面。”绿谷出久因为紧张,说得有些磕磕巴巴,“你好像和他很熟的样子,我有点想知道,Lord是个什么样的人?”


上鸣电气愣了几秒,然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搞了半天你没见过他?”他显得有些惊讶,“我还以为你们是同学呢,其实我和他也不是非常熟,是在一次活动中认识的。说实话,他那天来找我帮忙,说让我来天台等你,我都有些吃惊呢,像他这样傲气的人,居然会主动开口找我,哈哈。”


绿谷出久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他就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呗,实战机操很强啦。多的我也不透露了,一会他知道了要打我的。”上鸣电气摆手,“你自己去问他嘛,他既然愿意帮你找人,那关系应该还不错吧?你直接开口问他本人不就行了。”


说完,上鸣电气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啦,加油哦。”


 


绿谷出久躺在床上。


只是短短的一个礼拜而已,在这个礼拜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让他觉得有些措手不及。比如他的终端坏了,又比如他的终端突然就修好了,比如他和Lord好像关系变好了点,再比如下个礼拜的期中考试。


想起期中考试,绿谷出久就觉得自己要窒息,前几天欧尔迈特的大课上,定下分组的那一刻仿佛还在眼前。他永远不会忘记爆豪拿着26号字条,隔着两张桌子,猩红的眼睛冷冷地看着他的样子,那一瞬间绿谷出久简直想把教室后排的垃圾桶帮爆豪搬过来。号码在学生们落座的那一刻就已经登记在册,搭档无法修改,他们的组队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绿谷出久觉得自己完蛋了,一个厌O症和一个Omega组成的搭档,他的期中考试没什么好成绩估计都是较好的结局,更坏的是他直接没成绩,以及在机甲上被爆豪忍着恶心揍一顿……


他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明天是休息,但雄英是全封闭的学校,大家平时上课与训练累得半死,再加上还有一大堆作业,基本也就只是在宿舍休息了。双休日不熄灯,绿谷出久平躺在床上,打开自己因为终端维修,两天没登了的校内网。


绿谷出久点出好友列表。


他两天没和Lord说话,对方帮了那么大的忙,现在应该去道一声谢才对。Lord的头像亮着,显示在线,他点开聊天框。


人偶:我的终端修好了,谢谢你!T_T


过了两分钟,Lord回复了他。


Lord:没事。


绿谷出久对着聊天框,不知道怎么继续这段对话了,他非常想和Lord聊天,随意闲扯都可以,但Lord也许非常忙,他可能不该用废话打扰他。


就在绿谷出久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和Lord说点什么的时候,消息提示响了,Lord居然又发了消息过来。


Lord:联机打生存吗。


绿谷出久差点从床上跳起来。


人偶:好啊好啊!


Lord:67号虚拟训练场,进房密码1111。


绿谷出久关掉聊天框,在校园网里点击生存模块。模块里密密麻麻都是学生们开的虚拟训练场,他快速找到67号房,输入进房密码的时候,绿谷出久觉得自己紧张地不行,手心甚至都渗出汗来。


Lord约他打生存!


生存是雄英自主开发的虚拟机甲训练游戏,通过终端触控,模拟机甲操作,以游戏的形式,一边锻炼学生的战斗熟练度,一边娱乐学生们的课后生活。绿谷出久很喜欢玩生存,因为它与实际机甲的操作系统太相近了,很多自己的战斗构想,都能够在生存中得以模拟出来。绿谷出久在生存中的积分与排位都不差,雄英的学生,尤其是战斗科,几乎没有不会打生存的,而机甲实操成绩好的学生,在生存中的排位与积分,也绝对不会低。


生存可以一个人打,也可以很多人联机一起打,绿谷平时一般都一个人打,偶尔和丽日饭田他们三人联联机。今天是第一次和可能是高年级的Lord联机,绿谷紧张得后背冒汗,他进入房间,房主Lord显示等待战斗,他把手指挪到Lord的头像,头像下方是Lord在生存的排位与积分。


绿谷出久倒吸一口气。真不愧是Lord。


Lord:磨合一下,先打一局人机吧。


人偶:好。


两人都按了准备,游戏开始,随机地图选择了森林地形。终端显示屏的界面变成了机甲操控台,人偶和Lord一人操控一台机甲,规则是消灭地图内所有的地方机甲。


Lord点开共享地图,标了几个点,又简单地发了几条走位提示,绿谷出久立刻会意。他精准地配合了Lord的行动,在合适的地点埋伏。


十分钟以后,最后一架敌方机甲被精准爆头,一盘人机结束。


当屏幕跳出胜利字样时,绿谷出久还有些恍惚,这可能是他打得最快的一盘人机。Lord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搭档了,走位精确,反应快,判断准,打法又非常具有个人特色。有的时候,只需要一个红点标记,他和Lord就能立刻明白对方的意图,然后迅速做出快速的战斗反应。明明只是第一次双排合作,这样的配合,这样的默契程度……


感觉就像……对方天生就是你的最好搭档。


绿谷出久顿了顿,然后用力甩了甩脑袋,把自己的想法甩出去。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是因为Lord是高年级,他对自己说,高年级带我打生存人机,这不是非常简单的事情吗?


Lord退出人机频道,开始选择玩家匹配。


绿谷出久一愣,然后打字。


人偶:Lord,你要打积分赛吗?我们刚开始配合,才打了一盘人机,你的排位又很高,我怕输了连累你掉分。


Lord:不会输的。


绿谷出久看着传送过来的消息,哭笑不得。这是有多么自信啊!绿谷出久突然想起了生存里的高年级玩家,高年级都是这样,仗着经验丰富、驾驶熟练,在积分赛中也敢带划水玩家,绿谷出久平时和丽日饭田三排时,就经常碰到对面显而易见的高年级玩家,带着连操作都磕磕绊绊的非战斗科玩家,关键是,假设高年级玩家个人足够carry,这样的带上分队伍,有的时候甚至还能赢他们。


Lord一定是一个这样犀利的高年级。他越发肯定了。


晚上在线的玩家非常多,敌方玩家自动匹配只需要几秒,很快他们就进入了随机的山谷地图。绿谷出久一看敌方ID,差点叫出声,巧得不得了,敌方的一架机甲,头顶的ID赫然是Thunder。


绿谷出久刚要打字,对面就先在公频打字了。


Thunder:不得了啊Lord,你居然还会双排!


Thunder:你双排也就算了,你带的还是人偶啊!


Thunder:诶,人偶你的积分排位也不错啊,居然比我高!


人偶:好巧啊^ ^


Lord:对面的,现在来B点,我马上送你去死。


这语气有点眼熟,绿谷出久愣了一下,但很快,这句话被Thunder的文字刷上去。


Thunder:不要啊!我在带妹子诶,Lord放过我!


虽然看起来鬼哭狼嚎,但绿谷知道,上鸣电气的求饶也只是开玩笑而已。人偶操控的机甲站在高地,视野清晰,俯瞰下,山谷地形一览无余,站在这里他能够清楚地看到,头顶ID是Thunder的机甲一边和Lord嘻嘻哈哈,一边潜着身子,沿着谷地准备偷袭。


人偶给Lord发了个地方移动信息,在高处架着光炮准备着。


Lord手速非常快,在Thunder以为自己没有被发现,正在往Lord的位置前进时,Lord先一步动手了,机甲高速前进,光炮轰出,Thunder急速后退,却没能躲过爆炸,前面的一块土地被直接掀飞,烟尘弥漫。


Thunder:能不能温柔点啊!


打字还没打完,危险提示作响,Thunder抬头,却已经无法避开,精准的镭射炮从高处精确打击,落在他右臂。他抬头,看见高地上站着狙击的人偶,人偶抬着左臂,炮口微微冒烟。


Thunder的机甲提示30%损坏。


右臂暂时无法动作,战线拉得太远,搭档的支援没跟上,上鸣电气转头就跑。但Lord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一路穷追猛打。高地的绿谷出久放大监测镜,观察谷地的战斗,随时准备支援,他看见Thunder右臂调整不便,右侧成了弱点,就在他的注视下,Lord以难以想象的速度,立刻补上一光炮,乘胜追击。


绿谷出久思维一滞,支援的远狙偏了一点,打在了地上。


Lord紧紧抓着Thunder受伤的右边打,猛烈的炮火在山谷一路燃烧,矮小的树丛点着一片。短暂的停滞后,绿谷立刻摇了摇脑袋,清醒了自己。之后的几次支援都没有问题,远程援助已经完成,如同猜透了他心里所想,Lord就在这一秒恰好发来了行动位置。绿谷出久立即操控人偶跳下高地,也跟着乘胜追击。


Lord还在死抓Thunder的弱点,Thunder的右侧被爆炸轰到失去战斗机能。刚刚赶来的Thunder的搭档被绿谷出久横生拦住,胜利在望。


Thunder点击了投降。


Thunder:太凶了!比你单排还凶!你俩搭档可以啊,参不参加校内赛?


Lord:是你太弱了。


Thunder:我还带着妹子呢,都不给我留点面子!


赢了,积分增加,人偶的排位显示上升了两位。


绿谷出久看着屏幕,上面的是刚才比赛的精彩回放。镜头正好是他在高地,一镭射炮打残Thunder的胳膊,然后Lord用光炮死追敌方弱点的景象。


他不敢承认刚才自己一滞的原因。


Lord这种打法……是绿谷出久刚刚在战斗中愣神的理由。


与自己的幼驯染,竟然有点像。






TBC


一些碎碎念:




关于逃跑可耻,其实我一直有些话想说,昨天经历了很多事情,我也看到了很多言论,我知道有些人不太喜欢带球跑的题材,所以我在开文前,我确实很忐忑,因为不知这个题材是否是不是和大众的口味。因此,我的带球跑每一话的更新,文的前面都很明显地标明了“狗血,带球跑,注意避雷”的字样,是为了让不吃这个题材的姑娘可以自行选择是否观看。人看文的题材就像选择菜的种类,而文的内容就像是菜的口味,有的人喜欢青菜,有的人喜欢萝卜,我煮了一碗萝卜,我很忐忑,不知道大家吃不吃萝卜,我就在餐厅门口大字刷了今天的菜单,我说我今天做的是萝卜哦,不喜欢萝卜的可以注意避让一下,然后有人很讨厌吃萝卜,只喜欢吃青菜,可是他明明看见了我刷在门口的菜单,却依旧选择进了我的餐厅,他选择进来了,我自然不知道他讨厌萝卜,我穿着围裙,开心地说,欢迎光临,他看见我煮完的放在桌上的萝卜,指着我的鼻子说,你煮的萝卜,恶心死了,难吃!


我是一个很在乎顾客饮食体验的厨师,在街角自己默默开了一家小店,有幸还算是有一些固定顾客愿意赏脸,我非常在意大家吃我煮的萝卜的感受,我也随时拿着小本子,准备记下顾客的意见,下次努力把菜做得更好吃。如果坐在餐桌上的,是一个能接受吃萝卜的顾客,他吃了我的萝卜,说你这个萝卜,做得不太好吃,那我绝对会诚惶诚恐地认真接受意见与批评,向这位顾客道歉,并且努力修炼厨艺,争取做出能让接受萝卜的顾客满意的萝卜;而如果这位顾客,他本身根本就吃不下萝卜,看见萝卜就想吐,他特意进来,看着我煮的萝卜,尝了一口(或者根本没尝),当一无所知的我在餐桌边绞着围裙衣角,紧张地等待他的评判的时候,他把整盘萝卜摔在我的脸上,然后破口大骂:你这个做萝卜的恶心厨师!做的菜世界第一糟糕!


厨师也是人,心都不是铁做的,厨师也会非常伤心和难过。


想说的就是这些,谢谢来到我餐厅的每一位顾客,非常感谢。



评论(1)
热度(2504)

© 就只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