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是個廚

灣家人
是個主角總受派
利艾/ALL艾愛好者
最近的興趣是勝出轟出
愛好三人行
少雷cp,不是不吃就是吃不下
喜好很隨意
今天不吃的CP可能隔天就吃
極度討厭被強制安利
除此之外覺得自己算好相處
練習漢化ING
想翻才翻的自我性格

人都有各自的喜好
我不干涉你你不干涉我
今日吃我逆CP我也沒差
只要不要在我地盤特地踩我雷就好

【胜出】逃跑可耻但有用(12)

偶滴天

帶球跑(不要亂取)真心好吃

愛死赤淵太太了(痛哭

有出本一定支持(繼續哭

赤渊:

狗血,带球跑,注意避雷。前文戳这个lof

qaaaaaaaaaq

=================

《逃跑可耻但有用》

CP胜出

BY赤渊


*

 

加藤伊织站在马路边的一个邮筒旁,手里抱着一个牛皮纸袋,纸袋里装满了要给孩子们带回去的甜甜圈。他静静地等了十几分钟,绿谷出久从乐器店出来,手里拿着一只口琴。

“修好了,吹吹看。”绿谷出久把口琴递给他。

加藤伊织试了试口琴,小小的乐器发出悠扬的声音。他点了点头,把口琴塞回口袋。

“真不好意思啊,因为乐器店不允许带食物进去,只能麻烦你在外面等着。”绿谷出久接过他怀里抱着的纸袋,牵起他的手,“等很久了吗?”

加藤伊织摇摇头。他戴着眼罩,应该是什么都看不见,但他望了一眼某个角落。绿谷出久注意到了他的转头,问他怎么了,他又摇了摇头。

他很想说——但他也不确定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从绿谷出久离开他,进了乐器店以后,他就总觉得有人一直在看着他,这目光阴冷,让他站立难安。蒙着眼罩让他无法确定准确的位置,但他无端地觉得害怕。绿谷出久握着他的手,手心温暖。

皮肤传来的温度总让人安心。他把疑惑暂且放了下去,抓着绿谷出久的手继续走。

 

*

 

“这是毕业考核的内容。”相泽消太指了指黑板,“毕业考核的实践部分,将在下礼拜正式开始,大家可以先行准备起来。”

所有人都伸长脖子往前看。

“因为最后,我们都会走上英雄这一条职业道路,所以实践考核,必定与英雄活动有关。而是否具备成为一名英雄的素养,校方商定,实践部分,将由事务所和校方一同打分。”

上鸣电气举手:“是我们这之前一直实习的事务所吗?”

“不是。”相泽消太摇头,“如果是你们熟悉的事务所,校方担心他们会对你们的成绩有所偏袒,有失公平。所以毕业实践,我们将会使用抽签的方式,随机抽取英雄事务所,你们将在一周以内与他们一起完成一项英雄活动,由他们对你们的表现进行评判。”

“活动的内容也是由他们指定的吗?”蛙吹梅雨说。

“是的。”相泽消太点头,“全部由他们决定。”

 

爆豪胜己出教学楼的时候,正好看见欧尔迈特从那里走过。欧尔迈特还是原来的样子,这两天看起来甚至比之前更消瘦。他啧了一声,正要追上去,正好切岛和上鸣走过来,堪堪把他的去路拦住。

“爆豪,你分配到了哪个事务所?”切岛揽着他的肩,笑嘻嘻地问。

他不耐烦地又啧了一声。

有切岛和上鸣在,他并不能明目张胆地再去找欧尔迈特,虽然他现在有一万个问题要质问。

爆豪胜己相信欧尔迈特绝对知道所有的事情,从一开始就知道绿谷出久怀孕,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并且也知道最重要的——这个孩子和他有关。不仅知道,还配合着绿谷出久做出了全盘的、事无巨细的隐瞒,体贴地让爆豪胜己想冷笑。作为事情的当事人,他一无所知,甚至连绿谷出久所在何处都毫无头绪。

昨晚他又往绿谷出久的手机打了电话,依旧是关机,这样关机的状态已经持续了很久。他不明白绿谷这是在做什么,就算需要瞒着他——况且之前因为酒精的关系,他简直称得上是一无所知,面对一无所知的大部分人,有必要这样切断一切联系方式玩失踪吗?

这件事情总会让他越想越暴躁,连电话那头的关机提示电子音都是对自己的一再激怒。从知道真相的那一天起——到现在,每时每刻他都在焦心中度过,心头就像有一座火山,要把一切冲毁。更可气的是他无人求证,就像他猜测的那样,也被饭田证实了,在庆功宴的晚上,确实是绿谷出久一个人把他送回他所租的公寓。酒后断片让他对那天发生的事情没有印象,如果那天晚上确实发生了什么,那么他这几个月以来所做的梦就是事实,也就是说那天……

昨天他想到这里,就差点把手机捏坏。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出来早锻炼的常暗,常暗问他怎么了,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他说不出话来,虽然他现在暴怒地想喷火。他该怎么说,他难道说,他好像上了绿谷出久,然后现在绿谷出久怀孕了,我还找不到他,我气极了?

听起来就像是什么胡编乱造的笑话,可这是事实。

“说啊,爆豪。”上鸣见他半天不说话,撞了撞他的肩膀,“你被分配到哪个事物所了?”

自从这件事以后,一直以来好胜争强的他难得的在学校显得不在状态。刚才抽完签也是,毕竟是随机,他都没有仔细查看要决定自己毕业成绩的是哪个事务所,粗粗瞟了一眼名字,只记得是个压根不熟悉的地方,大概是偏远地区的小事务所。脑子里似乎被绿谷出久的事情填满,想到这件事,就怎么也无法冷静。听见上鸣的话,他拿出口袋里的签纸,把它丢给上鸣:“你自己看吧。”

上鸣把上面的事务所名字大声读了出来。

“关冈英雄事务所。诶,我不认识这个事务所。”上鸣看向切岛,“你听说过吗?”

切岛锐儿郎思考了一会。

“哦,我知道了。”他用拳头捶了一下自己的手掌,“这个事务所我好像在报纸上看过,是我们这边的,但算是……靠近邻市了?离我们市区蛮远啊,应该在山林乡镇那带。”

“不是吧爆豪,毕业实践保不准是要你做山区救援啊。”上鸣嘻嘻哈哈,“太不帅气了!都不能帅气地抓捕敌人!”

“烦死了。”爆豪胜己从他手里抢过那张纸条,径直往外走。

“他这两天心情好像特别不好啊?”上鸣电气感慨。

“?”切岛很纳闷,“他不是每天都这样吗?”

 

“能够迎来你这样优秀的雄英学生,我们很高兴。”眉清目秀的英雄前辈拿着他的档案,“我们提前了解过,也看过这两年的雄英体育祭,你的成绩非常出色,由爆豪同学来协助我们的英雄活动,我们全事务所也都很放心,当然,我们会对你的实践做出一个公允的评价,也希望爆豪同学能好好配合。”

他点头。

“如你所见,我们关冈,是一个比较小的地方,区域多为山丘山林,城镇就坐落在山丘之间。”前辈指着屏幕为他介绍,“不像大城市内部的英雄事务所,会有很多抓捕更加危险的敌人的机会。关冈有几个风景很不错的野外旅游区,因为我们所做较多的,是山区救援这一块,每年的夏季,由于暴雨,这边的道路都会出现或大或小的泥石流或者塌方,昨天就封锁了一段道路,负责减轻损失也是我们的责任。”

爆豪盯着地图:“也就是灾害救援为主吧?”

“是的。”前辈很抱歉地点了点头,“但这也是英雄的职责,虽然比起抓捕敌人,会显得不那么出彩,但这同样需要我们付出努力。顺便解释一下,由于雄英那边给予了我们很大的决定权,在一个礼拜的实践期内,实践活动全部由我们指定,目前关冈这里也没有什么很严重的事态,因此,爆豪同学只要配合我们完成那段路段的塌方抢险工作,我们就会为你打出一个不错的成绩。”

前辈的语气非常温和,爆豪胜己把目光移向屏幕上的地图。

关冈确实是个和平的地方,他看不出有什么不好。和其他分配到别的事务所的同学相比,他不需要冒险,也不需要战斗,只需帮忙去处理一下塌方的路段,帮帮暴雨受灾的村民,就能取得很好的成绩,在某些角度来看,自己的运气应该算是相当不错。可他从来不喜欢毫无挑战性的工作,更何况他这礼拜的心情该算得上是糟糕透顶——在出发实践之前,他足足去找了四次欧尔迈特,No.1英雄解决敌人的能力一流,躲避学生的能力也是一流,四次都被逃掉、或是吃了闭门羹。绿谷出久的电话永远打不通,知情人永远不愿告知,爆豪胜己觉得自己每一秒都比前一秒烦躁,在听到电子语音的每一刻,手心都几乎炸出火花来。他压抑着自己的心情,看着屏幕上关冈的3D立体地图,地图做的很详细,每个地点都标明了,小镇虽小,但基础设施都有,五脏俱全。

他大概看了一遍,看到在离关冈城镇较远的一片山林之中,有一栋不小的建筑。那一片并不是自然景区,偌大的山林里只有这一幢建筑,显得非常奇怪。

“这里是?”他用手指指了指那栋建筑。

“啊,不要在意。”前辈凑过来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那是一个孤儿院。”

 



TBC

爆豪:别来烦我。


评论(4)
热度(2065)

© 就只是個廚 | Powered by LOFTER